瀛海

人活着不就是为了磕cp

【瓶邪】睡不着(钓王后短篇/肉)

      我们找了一块比较干燥的地方生起了火,坐在火堆前,闷油瓶第一次把沉默的目光投向了我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我也盯着他,他就这么一直看着,我十分奇怪,甚至开始怀疑,我身后是不是有一个怪物。我问了他几次,他都毫无反应。我心说这个人平时也不是特别正常,这种情况我一定无法理解也无需理解,忽然,他问我要了一根烟。      ...


流云抄 2

第二章


  刚一开门,我就又被吓到了。

  葵娘跪在地上,自然不是跪我,是跪扶宴。

  “她是妖。”扶宴在我耳边说。

  我恍然,难怪会有如此绝色,原来本不是人。难怪会答应“流云公子”做她的入幕之宾,想必也是扶宴用了手段。

  我看他对我这么正经,一时难以接受,不过眼下除了他我也没有别的人可以商量这件怪事。我已经觉得不太可能是他干的了,那又会是谁呢?

  扶宴挥手让她出去,坐下来倒了杯茶,才慢慢说道:“我在天庭的时候,发现你不对劲。”

  原来他日前去找我,言谈之间发现我居然对他态度好得过分。原本我一介散仙,拜了上仙之名,但实在是个懒散的仙。除了几个棋友,也很少与...

流云抄 1

翻硬盘翻出了高中时候写的东西_(:3 」∠ )_存文


第一章


  “阿福!阿福!”

  阿福是谁?

  我翻了个身继续睡,没想到那声音越发吵了。

  “哎呦!”我臀上一声脆响,谁狗胆包天,敢打老子的屁股?

  我一睁开眼,就看到面前一个二八少女,柳眉倒竖:“葵姐姐已经起了,你怎么还没去打水?”

  我拉开厢房门,给浴桶添了水之后,就坐在井边,对着井里那张傻愣愣的脸发呆。

  明明昨天还在和南溟君下棋,后来还和他对坐喝酒……为什么今天一醒,会变成眼前这个毛头小子?

  虽说本仙君平日懒散,好歹也是个上仙,如今却变成了凡间王都青楼的小厮,还法力全无,...

海相(科幻AU) 一


我大学毕业之后,在一家工厂里做技术顾问,听起来还算有逼格,可也不知道是营销问题还是竞争对手太多,我所在的这家公司快要倒闭了,连着几个月都不给我发工资,我快要连水电费都交不起。我正考虑换个工作,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出了事情——我三叔失踪了。


我三叔向来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,要说几天甚至几个月找不到他人,搁在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,他开着一家投资公司,我知道他暗地里做一些不太能见光的生意,但具体的也不清楚,说实话,这老小子对我还是可以的,在我家除了我爹妈,对我最好的就是三叔了。


但是这次不太一样,三叔离开后的第三天,我接收到了来...

海相(科幻AU) 零


月相,地球时代的天文学用语,是对于地球上看到的被太阳照明的部分月亮的称呼。


我在走廊上上抽着烟,突然想起那个很远古的传说——最初的人类来自月球。


从基地巨大的落地窗能看到天空,但是没有月亮,云层很浓重,然后是没有边际的工业时代的废墟,事实上,在地球上除了这一片基地,有人类生活的地方寥寥无几。


在人类的足迹遍布整个银河系的时代,地球仅仅是成千上百的空间站之一。


“吴中尉,您的任期快要到了吧?”我回过神,掐灭了烟头,其实有点可惜,烟草这种东西只有地球产才是原汁原味,我手上的存货不多了。...


这首歌简直拥有难以言喻的魔力,男女声仿佛交织着上升,像高大的树和其上盘旋的藤蔓,缠绵而温柔,忧伤又慷慨。

坂本真绫演唱的部分来自于鲍罗丁《鞑靼人的舞蹈》,与conte的男声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,像跨次元的风。

在开头便响起的钟声,代表着时间,又像是足迹,走过季节和一个又一个世纪,走向永恒的臂弯。

你就像,阳光的女儿,令人难以置信,永不褪色。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朝我歌唱:“让我自由,让我自由。”